私聊 关注
0 作品
16 粉丝
0 关注
赞(0)
收藏(0)
打赏

用笔名和真名过着双重人生的作家,会有什么苦恼

发布与 : 2019-05-14 16:59:08

分类 : COSer新闻

用笔名和真名过着双重人生的作家,会遇到什么样的苦恼?在人均寿命世界第一的日本,漫画家的寿命为何却和索马里人相去无几?网络八卦、言论、趣闻集锦。

漫画家 A-10 说,自从他开始在《别册少年 Magazine》上开始连载《赤之魔导书》之后,每当别人问他是在哪里画漫画,他就回答是“连载《进击的巨人》之类的杂志上”。第一次见面的人的反应、亲戚看他的眼神、表弟表弟们眼睛里的光彩,都和以前大不一样。这让他对谏山创感恩戴德,同时也下定决心要想方设法隐藏起自己曾经画过的同人志——早知如此,当初上岸的时候就该换个笔名了!

A-10 回想自己还在画同人的时候,亲戚都是用看被乱丢在荒野里等着腐烂的榻榻米一样的眼神看他的。如今他自己完全没有变化,亲戚却像换了个人一样。果然这个世界就是看头衔认人的。

(https://twitter.com/A10GADGET)

用笔名和真名过着双重人生的作家,在名字上遇到的苦恼还不少。

漫画家英贵说,漫画家组团联谊的时候,因为另一边都是上班族之类的一般人,所以要隐藏起自己的笔名。于是为了不在联谊中用笔名称呼彼此,他们就得相互确认各自的真名,出现“认识了这么久我才第一次知道你的真名……”的情况。不仅如此,他们还会不小心在交谈中顺口说出对方的笔名,自爆身亡。

(https://twitter.com/hidepoin/status/1127000375821647875)

网络小说家蛙田あめこ商业出版以来,和各个领域的作家增进了交流。他发现,不同作家,谈论工作量时的计量单位都不一样:

一般文艺作家:页稿纸

轻小说作家:页40行×30字的投稿指定用纸

网络小说家:字

脚本家:KB

蛙田从中感到,统一度量衡是多么强大的权力,对此心生向往。

(https://twitter.com/amecokaeruda/status/1127806103398445056)

漫画家田中圭一在大学讲课的时候,有学生不想学漫画理论,他就告诉学生:

用逻辑画出来的漫画远不如用激情和直觉画出来的漫画。

但是,如果不学会用逻辑画漫画,就只能靠灵感来画。等到失去灵感的时候,作家生命也就到头了。

逻辑是用来延长寿命的中药。

(https://twitter.com/keiichisennsei/status/1126832386862243841)

不过现实是,许多漫画家,在作家生命到头之前,人生会先到头。

撰稿人、作家津久田重吾感叹:日本人的平均寿命明明是世界第一,然而成了漫画家,寿命就要降到南苏丹和索马里的水平。这太令人悲伤了。

(https://twitter.com/rockpeek/status/1126747310237421568)

漫画界自然不是炮火连天、缺衣少食的内战地带,作家们为何却普遍短命?漫画家山本贵嗣说,一般劳动者被强迫高强度工作是个严重的问题,这不必说;而漫画家的高强度劳动却已经成了自古以来的传统,不如说如今日本漫画的繁荣就是以此成立的。当然,也有人因为这种高强度劳动画出畅销作品,获得了巨大的收入。如果漫画界是 955 的良心工作环境,说不定就不会有如今的繁荣了。

读小林まこと的自传漫画《青春少年Magazine 1978?1983》,就可以了解这方面的实际情况。其中既有取得成功幸存下来的漫画家,也有壮志未酬身先死的人。山本满怀敬意为这些人合掌祈福。

在山本看来,漫画界根本就不是以智力、体力普通的一般人安定工作为前提,而是把极其有限的一部分兼具智力、体力和才能的怪物一样的人设定成了基准,受不了的人就各回各家。读者也是一样,不会觉得“作家也要过日子”,而去读不好看的作家的作品。

但是,和野生动物的世界一样,漫画家也不是每天都在进行“最强决定战”一样的竞争争夺椅子,适应环境的方法不只有一种,也可以像考拉吃桉树叶、大熊猫吃竹子一样,以别的动物不吃的食物为生,实现共存。山本说,正因如此,他自己才能存活下来。

(https://twitter.com/atsuji_yamamoto/status/1126991417304178689)

个人的力量终归有限,我们很难给漫画家续上多少寿命。不过,至少我们可以不去做压垮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。

漫画家洋介犬说,漫画家说起玩游戏的话题,有时候就要有人来找茬“不要摸鱼赶紧干活”。但是大多数作家都是完成了当天的任务、一天工作了 10 个小时左右之后,才玩玩游戏的。如果你让他们再多干活,他们真的要开始一天画 20 个小时然后早死了。漫画家就是这样的生物,请大家对他们好点。

而说起这种话题,就又要有人说“那富坚义博如何如何”。洋介犬认为,我们既不是当事人也不是他亲朋好友,对真实情况一无所知,就主观认定“富坚老师在摸鱼”“成天玩游戏”,还因此批评他,这是很危险的。

0条评论